人才招聘

  李向磊,蒋政

  顾莹 两家教育公司的股票大跌,市值缩水超三分之一。近日,司法部发布《中华国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以下简称“送审稿”)向社会征求见解的消息使得港股教育类公司股票遭受重击。

  送审稿在明确政府补贴、税收优惠等方面的基础上,再次对营利性学校和非营利性学校进行分类治理,并且就非营利性学校的并购重组、变相盈利和关系交易等做出了更加明确的恳求:实施团体化办学机构(社会组织),不得通过兼并收购、加盟连锁、协议操纵等方式控制非营利性民办学校。

  这使得曾经扎堆赴港上市,年内连续上涨的教育类股票群体遭遇重挫。其中,宇华教育(06169.HK)、睿见教育(06068.HK)下跌均超过30%。据懂得,二者业务均涵盖从早幼教到义务教育等阶段的业务,并在近年来一直并购。送审稿新增加的规定,无异于为其戴上了“紧箍”。“在香港上市的教育类企业业务大都包含了培优补差的业务,而这些是国家明令制止的。”谈及众多企业股价下跌时,北京智教信息技能研究院有限公司首创人马铁鹰对《中国经营报》记者分析道。

  遭受黑色星期一

  8月13日,处于热潮中的香港交易所的教育类企业迎来当头一棒,不仅个股出现大幅度下跌,而且全体教育板块也遭受重挫,股价集体大跌。截至当天收盘,多家教育股跌幅超过20%,其中睿见教育跌幅高达39.77%,宇华教育跌幅高达36.57%。

  引发大跌的是司法部宣布送审稿这则新闻。与现行实施条例比较,送审稿作出较大调解,比如对集团化办学提出了不得通过兼并收购等方式节制非营利性机构的五点请求;将“其余文明教育的民办学校”界定为“培训教育机构”并强化了监管。

  据理解,去年9月1日,经第十二届全国国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24次会议审议通过的新订正的《中国人民共跟公民办教导增进法》(以下简称《民促法》)正式实行。

  为配合新勘误的《民促法》的履行,送审稿从多方面进一步标准民办教育发展。记者留心到,在民办教育范围尤其是教诲培训范畴的迅速发展,也浮现了星空琴行、巨人时代等教育培训机构跑路事件;甚至一些企业通过为非营利性民办学校供应服务,收取较高服务费而实现盈利等乱象。此次送审稿中,清楚了《民促法》中对非营利性跟营利性学校的分类管理规定,同时也对教育培训机构的设破、集团化办学以及非营利性学校的并购重组、变相盈利和关联交易等做出了详细规定,进一步促进民办教育事业尺度发展。

  在此次教育股群体大跌中,宇华教育和睿见教育下跌幅度最大,股价纷纭涉及年内新低。二者波及的任务教育阶段的业务被外界认为是受送审稿影响的重灾区。

  送审稿在明确非营利性和营利性学校性质的同时,也规定公办学校举办或加入非营利性民办学校的,应该经主管部分批准,并不得利用国家财政性经费,不得以品牌输出方法获得收益。“这相当于把非营利性民办学校进一步推向市场,以确保其经营的独破性。”一位不愿具名的证券行业剖析师表现,以往包括企业在内的社会组织能够和有名公办学校配合办学来提升影响力,而当初一旦送审稿正式出台,或就象征着这种操作方式不再被允许。

  此外,受送审再次强调了对升学、考试相关的补习辅导等民办教育机构的设立应当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审批的规定。对此,马铁鹰对记者表示,送审稿详细规定了对教育培训机构的管理,而港股和美股企业,他们的业务大都波及培优补差的业务,而这是当前国家明令禁止的,若送审稿不发生较大变动,这些企业将受到持续的影响。

  “如果是小学以下的培训机构,可能通过开设阅读、数学思维等不涉及具体学科的相关课程来躲避政策变革带来的影响。对初、高中业务的培训机构则影响较大,因为它涉及了数学、英语等与测验相关的课程,学生来上培训班的主要目的就是提高相应学科的成绩。”马铁鹰说。

  记者注意到,今年2月,教育部联合多部委下发了《对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包袱 发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管理举措的告知》,对校外培训机构进行全面检查。而此次发布的送审稿再次强化了对教育培训机构的管理,要求学校文化教育课程或与升学、考试相关的补习辅导机构应该依法报求教育行政局部审批,并对教养的场地、设施设备和课程资源等方面做出规定。

  并购扩展之路或碰壁

  近年来,我国教育事业敏捷发展,以K12教育为主的教育产业更进入高速发展的快车道。据教育部统计,到2017年底,全国已有民办学校17.76万所,比上年增长6668所,民办学校在校生5120.47万人,比上年增添了295.10万人。

  教育工业的高速发展也引来了资本的竞相涌入。相干数据显示,仅今年6月10日到7月10日短短一个月内,就有42家公司在一级市场失掉融资。在资本的加持下,众多企业纷纷加快扩大并谋求上市。今年上半年就有21世纪教育、精锐教育、朴新教育等教育企业赴中国香港或美国上市,此外还有众多在排队上市的教育类企业。

  然而,送审稿中“实施集团化办学的,不得通过吞并收购、加盟连锁、协定控制等把持非营利性民办学校”,无异于为这些正在扩张的企业戴上了紧箍。

  拼图资本高级合伙人王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送审稿中对于集团化办学的规定,给一些快速扩张的教育企业增加了在并购等多方面的限度,这象征着这些企业不得不放弃并购,或面临营利性和非营利性定位的决定。

  由于国度明白划定实施义务教育的学校不得定性为营利性,如睿见教育等机构通过始终并购来扩大企业范畴,以支撑其市值。

  根据睿见教育此前发布的布告,今年7月,其通过全资附属公司收购了一个位于东莞市的现有校园;而在6月份,睿见教育也收购了东莞华生领有的揭阳学校70%的资产权力。在扩张策略上,睿见教育则采取收购当地民办学校来扩大范围,以坚长久远增加。

  马铁鹰表示,始终以来,实施责任教育民办学校一边享受着“非营利”性质的补助,一边又享受着资本驱动的快捷扩张,此次送审稿的相关规定一旦正式出台,有利于让企业回归到办教育本身。

  不外,在王磊看来,当前送审稿只是处于征求看法阶段,旁边还存在一定变数;其次集团化办学还缺乏明确的断定标准,比喻到底两三个学校算集团化还是十个以上才算集团化办学;第三则是集团化办学是否应当与义务教育阶段不能盈利的法律规定画等号,还有待判断。

  “昏暗时刻,无需着急,做好自己。”宇华教育CEO李花在友人圈分享,不要淹没在一些对送审稿分析解读的细节中,而忽视了民办教育促进法的初心,即为了促进民办教育的发展。送审稿依然在征求意见当中,尚未正式出台,即便监管落地还有数年的过渡期,足够企业应对。不过,记者留神到,截至发稿尚无教育类上市企业发布有关股价下跌的应答政策。

  “大家也都在等详细的落地政策。”王磊表示,送审稿只能说明政策信号已经明确,诚然会引起一段时间的恐慌,但还会有一些应答的时光。对一级市场而言,素质教育类机构是被政策鼓励的,将会受到资本更多的偏好,而升学类、增加学生累赘的教育培训机构则会逐渐被冷僻。



Copyright © 2002-2018 加拿大幸运28www.shkaiken.com 版权所有